笔趣阁 - 历史小说 - 大唐不良人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一章 登陆战

第八十一章 登陆战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料不到,那处飞檐居然会松动,造成致命的失误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没料到,在殿内酒宴的鬼室福信,居然能在嘈杂的环境下听到这么微小的声音,只能说是运气太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奈何?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身体蓦地定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聂苏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自己身后,一只纤细的手抓住自己的脚踝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个力点,才使他没有继续下坠。

        殿内的环境诡异的安静下来,客人有倭人,也有百济人,听到鬼室福信的喝问,都停下说话,以及手里的动作,一个个好奇的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台主,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宾客里,有一名倭人,放下酒杯,以倭语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座的都是百济贵族重臣,或者是倭人使者,百济上层因为与倭人天皇一系通婚,所以用倭语和扶余语都无障碍。

        鬼室福信本人为百济武王扶余璋的从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子也就是子侄辈跟随在身边行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武王逝去以后,这十几年来都是扶余璋长子,人称义慈王的扶余义慈当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鬼室福信,即为义慈王从弟。

        鬼室福信身兼倭人与百济王族血统,可以说是当代联系倭国与百济的纽带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官居“恩率”,为百济官职中的三品官,比黑齿常之的“达率”倒还低一级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因功已升任“佐平”,百济朝中一品官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俗称的一人之下,官居一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此次宴请,鬼室福信是以百济夫余台之主的身份,请倭人与百济重要人员,在“南台”聚会,所以在座宾客,皆称他“台主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台主,南台之主。

        掌机要,掌夫余台内贵族子弟的历练、考核与升迁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掌管着机密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外情报战略。

        北台之主则为道琛。

        搜罗天下异人,为百济所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被那倭人询问,鬼室福信脸上闪过一抹狐疑,正要说话,忽间一只黑猫蹿上窗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猫,有猫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喊了一声,那黑猫回头望了一眼,一纵身跳出窗外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只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室福信自失的一笑,又摇摇头心中暗道:看来是自己太多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又脸色一沉,高声道:“南台守卫呢?将今夜值守的每人施以十鞭,让他们警醒点,不许任何东西靠近南台十步,记住是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守在殿上的卫士脸上闪过惧色,抱拳应下,匆匆出去布置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听得外面响起阵阵鞭响和抽打之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隐隐还有卫士闷哼和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宾客都知鬼室福信在百济极有权势,却没想到他行事如此果决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充任南台卫士者,皆如大唐的金牛卫,都是权贵子弟,哪一个背后没有雄厚背景?

        但鬼室福信,只因为一猫扰了雅兴,便将今夜值守者,统统施以十鞭,丝毫没有顾忌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闻他与道琛在百济权柄之大,仅次于义慈王,果然不虚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殿内重新恢复热闹酒宴氛围的时候,聂苏已经将苏大为拉回房顶,心有余悸的拍了拍饱满的胸口,吐了吐舌道:“吓我一跳,还以为阿兄会掉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掉下去就麻烦了,幸亏小苏你身手够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文生也是一脸后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方才也动了,只是比聂苏稍慢一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的身材出此胖大,万一动作过大,只怕没救住苏大为,反倒是踩碎几片瓦,或是跟着一块掉下去,那才是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    聂苏有些小得意的扬起下巴:“阿兄,现在知道带我过来是正确选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们家小苏最有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伸手揉揉她的头:“刚才那黑猫是怎么回事?怎么跟小玉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聂苏双手食指在虚空画了一个圆。

        圆中无数细小的水珠凝聚成镜,手指再点,赫然如影幕般,现出小玉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文生在一旁看得讶异,伸手过来一捞,手径直从幻影中穿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幻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聂苏故作卖弄的晃了晃脑袋:“当年那个老道送我的唐镜就有这种功能,可以将小红投映出来,我看了以后就学会啦,我叫它镜花水月,总之呢,不凑近看,足够骗人的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妖孽妹子,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看了以后就学会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镜花水月,我看叫水幕电影更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赋究竟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谁要是有小苏这本事,恐怕真的能做到异人第一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兄,还好我够机灵,把小玉投映出来,若是方才一下子失误,投出黑三郎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和安文生对视一言,一时皆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是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猫跳上窗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跳起一只大黑狗,只怕连鬼室福信都会吓到,大叫“有鬼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特么的,在夫余台这么戒备森严的南台,还能从外面跳进来一只大黑狗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惊,接着恐怕就是半岛传统艺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剁了这黑狗给宾客们加道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摇摇头,把这些荒诞的念头抛开,向自家妹子求助:“小苏,他们的语言我听不太懂,你帮我探听一下,注意安全,一定不要露了形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聂苏骄傲的挺起胸,随即手足并用,仿佛粘在墙上一样,顺着屋檐阴影爬下去,身体牢牢吸附在壁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她是如何做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文生在一旁看着啧啧称奇:“阿弥,我怎么觉得你家小娘子,比你还要厉害几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还用你说?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没好气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说女子不如男啊~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聂苏依旧如壁虎般贴在窗边的阴影中,小心的观察着殿内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五感远超常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殿内声音嘈杂,但是被她重点观注的几人说话声,依旧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超卓的视力配合一点读唇之术,可以完美的监听全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读唇术是在来的路上,她见南九郎用出来,觉得有趣,就尝试了一下,依然是一学就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苏大为也是很无语,很羡慕嫉妒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就是天赋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与人,天生就有天赋差别,基因决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相信,天才总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现在的场面变成,聂苏在监视,苏大为与安文生,只能小心的蹲在房顶上替她放哨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片刻,聂苏身体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倒退着,动作轻盈的重新翻上屋顶。

        向苏大为和安文生道:“我听到重要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小苏,你刚才趴在窗边悬空那么久,累不累?要不要先歇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有些担心,怕把聂苏给累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聂苏摇摇头:“不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双眸,在月色下亮闪闪的,显得极为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她伸出手掌亮出在苏大为和安文生面前:“我用水气在掌面凝聚,能生出吸力,牢牢吸在墙上一点也不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靠之!

        安文生与苏大为再次无语的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与聂苏相处越多,就越见识到她各种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大为,心里则更多出一个念头:这不就是大唐版的蜘蛛侠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行,不能光顾着面子,找个机会问一下小苏,这些能力是怎么办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说用异人之力,用来战斗,苏大为和安文生都是当世一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是像聂苏这样信手拈来,几乎把这种异人能力融合到生活方方面面,这就令安文生和苏大为望尘莫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直就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与人,不能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比越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聂苏的声音,令苏大为和安文生注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方才听到他们说了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两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一件是百济要与倭人合作,作一次登陆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登陆战?呵呵,百济和倭人要登哪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初时听了觉得好笑,但下一刻,苏大为反应过来,一抬头,看到对面安文生同样表情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百济想与倭国联手对付新罗?

        排除掉百济想对大唐这种绝无可能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唯一的敌人,也只有新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句丽在正面战场上一直高歌猛进,反观百济,近来作战有些不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新罗一方有金庾信坐镇,数次挫败了百济的攻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百济锐气已失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想再有斩获,非得改变战略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配合倭国水军,水陆并进,倒是一个不错的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极有可能的战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百济与倭国天皇好得穿一条裤子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占便宜的好事,倭人一定会像嗅到肉的饿狼一样冲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史观之,后来大唐灭百济,倭人也同样极不可耐,派水军与唐军决战,誓救百济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倭人那几百上千艘小渔船,在唐军眼里,与大唐水师实在不是一个量级,打他们有点欺负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登陆,登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猛地想起来,若按地理水纹看,日本九州岛穿过宫古海峡离朝鲜半岛极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的距离只有四十多公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距离,如果是走陆路,大军要穿过,大概是两天多点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坐船,顺风的话,旦夕可至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对马海峡,距离最近的半岛港口,便是后世的韩国釜山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是新罗的重要港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新罗毫无防备,被百济联合倭国水军偷家,只怕新罗覆灭就在眼前!